NCKU, 精神學科

NCKU, 精神學科
分類清單

戒酒之認知行為治療

戒酒之認知行為治療/臨床心理師 葉春吟(轉載自成大醫院『康復通訊』93年11月第38期)

在戒癮治療除了藥物之外,認知行為治療是戒酒治療中很重要且有效的方法。在作法上有以下步驟:
(一) 增強改變動機
在戒癮治療中,個案內在動機的改變是促成治療成功的重要因素。根據Miller 與 Rollnick 指出「增強動機治療法」包含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建立起個案改變的動機,第二階段是增強改變的心。做法是引發個案自己說出他想改變,覺察喝酒對他造成了什麼樣負面的影響,並對他的動機予以肯定與讚賞。但不是所有來尋求治療的人都是心甘情願的,有些是因喝酒造成法律、工作、與家人互動上或是已造成身體影響後,被家人強迫而來,此時阻抗的處理是戒酒治療最先需處理的也最重要的問題。在阻抗的處理上,可透過他的身體檢查結果,讓他瞭解飲酒對他造成身體多大的影響,或是促成他的矛盾,讓他瞭解他的期待與現在表現有多大差異,不要與他爭論,隨著他的阻抗滾動。而在第二階段的工作是增強改變的承諾,可與個案討論「改變」與「不改變」的優缺點,預想有那些阻礙改變的因素。
(二) 找出高危險情境
喝酒行為也被視為是一種反應,根據行為理論,行為是由刺激所引發,所以找出引發喝酒行為的刺激是治療酒癮的重要方法。如看見別人在喝酒,內心喝酒的渴望可能會被引發,若是改變動機不是這麼堅定時,內心可能會想”喝一點點應該無妨,我的問題比較不嚴重,我要戒就可以戒。”或是”喝一點點應該沒關係,我慢慢減量就好了”。
在戒酒治療中,個案必須滴酒不沾而非逐漸減量,所以此階段中治療者必須協助個案找出可能引發喝酒或是維持喝酒的情境,並去瞭解與飲酒有關的想法、情境,減少曝露在高危險情境當中,並發展出取代喝酒的行為。
(三) 飲酒慾望的處理
減少曝露在高危險情境當中就能減低飲酒慾望,但有時並無法完全避免,再則,有時內在慾望是被內在身體徵兆或是內在念頭所引發,如全身緊張或是想起喝酒時的感受就會想要喝酒。渴望的產生是無法避免的,因此,治療者需與個案討論當渴望產生時該如何應付。
治療者需讓個案知道渴望的產生是「短暫」的,通常是幾分鐘內達到高峰,之後就會慢慢消退,個案要學習”忍耐”,他可以試著轉移注意力或分心做其它的事,也可以在平時將「喝酒」與「不喝酒」的好壞處寫在小卡片上並放在易取得之處,如自己的皮夾當中,隨時提醒自己,或是寫下一些鼓勵自己的話,增強對抗的決心。
(四) 改變對酒精的正向期待
一般酒癮者對喝酒常有正向預期而缺少負向預期,如覺得喝酒可幫助睡眠、可以助興或是對有社交恐懼者,喝酒可以壯膽。當治療者嘗試改變個案的喝酒行為時最常遇見的阻礙是個案對喝酒的正向預期,也就是去找出喝酒對他的正增強是什麼? 當個案無法捨去喝酒帶來的正增強時或是負增強時,行為改變就不易達成,因此,治療者需協助個案重新思考自己對酒精的預期想法,或是透過自我監控記錄表來瞭解個案對酒精的預期想法是什麼,讓個案瞭解自己的預期行為對成癮的影響,並瞭解不同想法將產生不同的因應行為,個案是否決定繼續陷入這無法自拔的循環當中,再搭配「損益分析 」增強改變的動機。
(五) 負向情緒的處理
「借酒澆愁」或是「一醉解千愁」,喝酒也常與負向情緒有關。而負向情緒根據認知治療的觀點,與負向認知有關。治療者以認知三欄表協助個案瞭解他的想法是如何影響他的負向情緒及行為,學習覺察自己的負向想法,進而學習去駁斥負向想法,以較客觀彈性的思考方式替代。隨著負向情緒的降低,戒酒行為也會更明顯。
(六) 拒絕喝酒的技巧
朋友的邀約,社交性飲酒是酒癮個案經常會遇到的問題,但要拒絕酒友的邀約常是一大挑戰,如朋友會說”不喝就是不給面子” ,”不喝掃興” ,”不好意思不喝”等想法或是情境。個案可學習找出困難拒絕的想法是什麼,針對想法改以客觀的方式取代。如,不喝酒不會傷害到別人;不喝不必有罪惡感;我有權利不喝..等等。也可用角色扮演方式將可能面對的情境事先演練,也學習該如何以肯定的語氣讓對方知道你戒酒的決心。
(七) 再復發的處理
當個案破戒時可能會產生罪惡感或是愧疚感,治療者需鼓勵個案將破戒後的想法感受拿出來一起討論,仔細分析再喝酒的誘因,個案的想法,調整個案對再喝酒的想法,並鼓勵個案繼續努力不要自暴自棄。
戒酒是一個需強烈改變動機的行動,持續力也非常重要,治療者除了要增強個案改變動機之外,也需要找出任何引起喝酒行為的內外刺激進而控制它,也要找出個體內對喝酒行為有任何正向預期,減低對喝酒的正向期待,以負向期待取而代之,再加強他處理壓力的能力及增強自我肯定,學習拒絕他人,當面對自己再喝酒時的挫折感時,重新分析調整再喝酒的情境想法及因應技巧,若此時家人能夠予以絕大的支持,將更有助於戒酒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