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KU, 精神學科

NCKU, 精神學科
分類清單

虛幻世界背後的美麗境界

虛幻世界背後的美麗境界/ 精神部社工師 施彥卿2006.05.15

原來和大家坐在一起看電影是這麼一回事。
 周末午後有機會參與藝術中心的活動,「身心障礙者就業博覽會」之尾聲,藉著看電影,我看到了不少,也聽到了更多。和多年前的「飛越杜鵑窩」及港片「天天星期七」的陰暗悽苦比較起來,「美麗境界」這部榮獲奧斯卡多項獎項的片子,無疑地,在二十一世紀將精神疾病透明化,關心這個不為人知的角落,也灌注了我們更多的希望。
  約翰納許的一生充滿傳奇,一直以發明原創理論自我期許的他,在世界陷入冷戰的時代裡,也和所有人民一樣,想貢獻一份自己的力量,在他的世界開始出現各種虛構的艱鉅任務,紛亂神秘,終於被判定患有精神分裂症,直到1994年得到諾貝爾獎之殊榮,之間相隔近四十年銷聲匿跡,這段日子,妻子艾莉莎的愛與普林斯頓大學的接納包容,絕對是故事背後的英雄。
  停留在現場觀眾心中的一幕或一句話,使我們可以從更多角度去思考精神障礙患者的世界,我們可以少做些什麼?多做些什麼?有人在電影結束的剎那,猛然分辨出劇中的真實及虛幻,才體會到要去對抗精神症狀,是一件多麼辛苦的事情;有慢性病人了解要固定服藥像是一場長期抗戰,需要家人的關懷和鼓勵;有家屬對艾莉莎的勇敢的堅持感同身受;有人看到貴為著名「惠勒研究室」成員的納許,連倒垃圾都需強迫練習之落差;也有人看到昔日同窗,在納許重新走入校園時,問他是否需要獨立的辦公室,不僅是給予具體空間的接納,也是抽象意義的包容。

令我印象深刻的一個鏡頭,是納許隔著佈滿為印證原創理論而填滿符號的鐵窗往外看時的神情,他惶恐而憂慮的神情,是在擔心什麼?而外面的真實世界又是如何用有色的眼光看他?這一道牆經常阻隔了我們的關心和善念,傳播媒體偏頗的角度,少數被過度渲染的新聞事件,常讓我們忽略了絕大多數正在努力對抗症狀、想要獨立自主、力爭上游、獲得尊重的一群朋友。

而在我臨床工作的周圍,有太多太多的納許和艾莉莎,經過循序漸進的職前評估、訓練及進入職場工作,他們將自己的角色發揮的恰如其分,甚至勝過其他工作人員,工作過程得到的不只是收入,還包括逐漸展開的人際關係、提昇自信心、生活規律充實,笑容,和美麗的心。
艾莉莎在和納許的第一次約會時,看到美麗的圖畫而有感而發的說:「上帝一定是個畫家,因為世界充滿了色彩。」我們雖然因為不是上帝,而無法讓人生盡善盡美,但是每個人所擁有的潛能卻是與生俱來,而且威力無窮。如何重新建構一個可以讓身心障礙朋友自在生活的環境,提供更多開放的互動機會,值得大家深思。
(轉載自聯合報健康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