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KU, 精神學科

NCKU, 精神學科
分類清單

看精神科或心理健康檢查 — 不再被烙印

看精神科或心理健康檢查 — 不再被烙印‧自自然然地保持精神和心理健康,不再有尷尬/ 成大精神部主任 陸汝斌教授2006.05.15



早年剛踏入精神科的領域,當時不僅病人少的可憐,甚至不少精神科門診刻意地設在廁所旁,為的是讓精神、心理有困擾的人假裝上廁所,偷偷一溜煙“順便” 看看肖(台語)醫生,因為以往多年來一直把得精神或心理的毛病認為是可恥、見不得人的事,甚至咬定是家裡風水不佳或犯了什麼沖,萬一真發現得了精神病,不是早期的否認,就是晚期的失望、甚至遺棄。

隨著近二、三十年來精神醫學及心理學的快速發展,精神及心理疾病已經不再是一個陌測高深或無藥可救的疾病,走進精神病院看不到因受藥物影響而硬梆梆式的病人,逐漸改成現代化的建築,及比內、外科更人性化全人的治療,同時精神及心理疾病也隨著治療藥物及模式的改變,不但療效可期,甚至不少案例可以恢復原有的功能,其實更值得注意的是,精神及心理疾病的流行率遠比我們想像地要高出許多,幾乎有一半的人口在其生命的某一階段可能發生各種不同的精神及心理障礙,當然,若能夠早期發現、早期治療,就有超乎意料之外的成效。

以往二十年來精神醫學在政府及精神醫療團隊的通力合作下,診斷與治療有明顯的改善,但是總讓人覺得不解的是,社會上因為精神疾病所造成的個人、家庭甚至社會的傷害仍層出不窮,除了社會大眾仍有忌疾諱醫的烙印刻板印象外,到精神科門診候診也不能像到其他科門診一樣得到更多的關懷與彼此間的扶持,因為到底社會還是沒有能夠進步到敞開心胸、談談心病的時候,再加上絕大部分的精神及心理毛病的病人,都覺得自己沒有病,以往我們有個很有趣的調查,結果發現:如果我知道我的家人或親朋好友得了精神或心理毛病,絕大部分人的反應是 “我會帶他去看病”,但是如果我幾得了精神或心理毛病,絕大部分人的反應是 “我不會去看病”,換言之,近年來雖然精神科門診量大增,但以流行病學的資料顯示,仍有大部分的案例並沒有就醫或沒有得到恰當的醫療。

因此,衛生署在第五期醫療網計畫格外加重了社區精神醫療及居家精神醫療,也就是把精神及心理醫療直接推到社區的第一線,而精神及心理醫療場所也鼓勵回歸到社區。成大醫學院為配合政府的政策,籌設了成大醫院附設社區心理衛生中心,其中包括社區復健、居家訪視、早期發現早期轉診、以及兒童及成年心理健檢、精神心理衛生講座等。

為了破除“烙印”的“魔咒”,醫院改建了一個嶄新的空間,當你走進那塊園地盡在眼前的是寬闊的廣場再加上芒果樹蔭、大、小葉橄欖仁、紫壇、楓葉、間隔著片片竹葉、還有小橋流水,以及湖裡漫游的鯉魚,除此以外每一個房間裡也掛了以往病人的畫作,不但讓你不再有恐懼的感覺,並且屋內的成品正顯示了病人復健的成果。最近大夥兒興致勃勃地佈置這個新家,有人半開玩笑地表示希望這邊將來能夠成為成大醫院的一個特殊的一角,哪天帶男(女)朋友去樹蔭下坐坐,可能戀愛也比較容易開花結果,我想這也就是我們社區心理衛生中心的最大目的,它不但要為大家解決精神及心理的困擾,更是為大家願意照顧自己身心健康、心曠神怡的一個去處,希望我們一起來營造這塊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