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KU, 精神學科

NCKU, 精神學科
分類清單

天空灰灰的~「居家治療」記實

天空灰灰的~「居家治療」記實/嘉義榮民醫院精神科 蘇麗卿社工師(轉載自成大醫院『康復通訊』93年11月第38期)

在颱風已登陸的消息下,仍照著既定的行程到案家訪視,外面風勢逐漸加大,尤其在近海的東石、布袋一帶更顯得天氣的不穩定,經過一村又一村來到漁塭區,靠著前次的記憶卻仍舊找錯岔路,將車子迴轉後回到原先的路口再重新走了一趟,直到看到遠遠的矮房舍終於有些把握,將車子沿著小路開入,最後一條是通往案家自己用碎蚵殼鋪成的唯一道路。

方圓百公尺只有一戶住家,進入案家,案母有些靦腆的與我們打招呼,案主坐著輪椅自己在戶外玩弄小狗,案父聽到我們到訪也出屋外與我們見面,因為剛開完小刀而顯得有些疲累。經過大略的問診了解後,案主的病情仍維持穩定並配合規則服藥,精神狀況也都不錯。案母經過約兩個月的配合治療後,臉上也出現社交性的笑容,並可以表示自己感覺精神比較好了。原先會外出做資源回收的案兄,可能因為天候的關係,今天則獨自一個留在陰暗的房間內,表示仍受到幻聽的干擾,予以教導配合醫療及轉移注意力等方式。

在案父充滿蒼霜的臉龐上,可以看出他照顧上的壓力及負荷,家中的一家之主,全家三餐的仰賴者,負責外出採買及料理,疲累佔滿了臉龐。在這裡聽不到歡笑聲,看不到互動及交談聲,站在屋外,風聲在耳邊呼呼地吹著,望著因為這塊漁塭地而無法申請社會補助的不動產,看著遠方,誰來告訴他們未來在哪裡?風聽見了,卻依舊呼呼的吹著…。

車子往另一方向進入東石的小漁村內,緩緩沿著村內小路尋找案家,停好車改為步行穿過幾棟房子後,在一棟不起眼的土角厝房舍中找到案主,案主否認自己的症狀,但可以與我們對答,並表示自己不想吃藥,抱怨因為藥會苦,吃了會頭暈,予以加強衛教,解釋服藥的重要性,並討論做藥物的調整,規勸必須定時服藥,案主答應配合,而案母表示亦不清楚案主服藥的情形,隨即向案母叮嚀督促案主服藥的任務。

訪談結束前,看著案父瘦弱的身軀,手中提著漁網朝向我們走來,案母表示案父到漁塭中撈些魚,預定拿去市場賣。在案父筆直瘦小的小腿上,看不到肉,黝黑的臉上佈滿風霜的痕跡,問了問案主,怎麼不幫案父做捕魚的工作呢?「因為我的身體壞,無法度啦!」,案父尷尬的笑了笑。案父母年邁,為了糊口還要憑藉自己苦力去捕魚,家中其他子女皆到北部工作,只留下唯一壯丁,患有精神疾病的案主與其相依為命,在這個小漁村裡。

在東石、布袋沿海一帶,大部分居民是倚海維生,看著沿路的蚵殼層層堆積在路旁,到了案家看到案主熟練的協助剝蚵的工作。因為生病緣故,案主與先生達成離婚協議,獨自帶著稚子回到娘家,幸好案主原生家庭的接納與包容,讓案主可以無後顧之憂的在家養病。案父母偷偷的告訴我,這次案主回家的狀況較好較穩定,與家人的衝突也減少許多,臉上也露出較寬慰的笑容,並謝謝我們提供到家服務。

與案主交談間,案主表示回家這段時間,病情可維持穩定,並協助剝蚵工作賺點零用錢,每天雖然有固定工作,但與一起工作剝蚵的阿桑卻不知聊些什麼,在這偏僻的小漁村裡,老年人口眾多,找不到同年齡可以談心的朋友,生活覺得空虛與寂寞。除了同理案主的心情感受外,藉此與之討論生活及休閒娛樂的安排,並與案父母溝通,以了解案主的想法。心裡想想,這麼青春年華的生命,不是該揮灑生命色彩的階段嗎?就像案主自覺,靈魂像是被侷限在這個小漁村裡,無法自在的飛翔。

今天的訪視心情,就像今天的天氣,灰灰暗暗的,充滿了辛酸與無奈,心情一直無法平復下來,雖然這些居家治療個案只是冰山的一角,但我們看見了社會的邊緣,尤其在這偏遠的地區,醫療資源貧乏,病患需要自行就醫,若無交通工具或家屬須叫車負擔四、五百元的來回車資,在考量經濟狀況下,使得病患就醫意願不高,有中斷就醫之虞。再其次,病患若無病識感,不願就醫,更會造成病情的變化及不穩定,而家屬的壓力負荷更為沉重,因此,我們更加肯定居家治療的服務方式,讓社區的病患及家屬得到完善的社區精神醫療照顧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