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KU, 精神學科

NCKU, 精神學科
分類清單

空巢期的阿春

空巢期的阿春/成大醫院精神部 施彥卿2006.05.15

說阿春是個傳統婦女的代表,我想一定沒有人會反對,她堅強且韌性十足的個性,一直是支撐全家人的力量。 從嫁進張家的第一天起,她就扮演起相夫教子的角色,不只如此,夫家祖傳三代的五金行,也是由她一手包辦,從進貨、搬運到開店應對,全難不倒她,在郵局工作的先生對這些事情一點也不感興趣,阿春就這樣主內又主外的,也把孩子個個拉拔長大,四個子女都拿到大學文憑,兩個移民美國,街坊鄰居都說應該是可以享享清福的時候了,她卻完全閒不下來,還是每天照常開門作生意,雖然將近七十歲的年紀,身體還硬朗得很,但這一切卻在農曆年前被倒了一筆小錢後起了變化……。 阿春開始覺得全身痠痛,手腳全不聽使喚了,尤其是兩隻膝關節,痛起來真的要人命,走也走不動,勉強扶著牆壁,也只能走個三五分鐘。年輕時呼風喚雨的她,現在像孩子似的,要女兒陪在身邊,沒有她出不了門,眼看著女兒要回家煮飯,痛得連臉都扭曲了。這些日子,各種檢查及治療可沒斷過,看來看去,查不出個所以然來,每天和疼痛搏鬥,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本來就沒幾句話說的老伴,這會兒得了重聽,也甭想幫忙了。   隨著社會人口的高齡化,層出不窮的老人問題不斷浮上檯面,慢性疾病、獨居、憂鬱、受虐、自殺等,各種生理伴隨心理的疾病,輾轉出現在精神科診間,阿春就是個例子。原本面臨空巢期的孤單和空虛,終於在一個壓力事件後引爆,懷疑自己的能力,不斷地自責,否定過去長時間的努力,覺得自己成為家人的拖累。 其實,身體的疼痛是散發一種警訊,代表患者正面臨一個超出自己因應能力的情境,除了轉介疼痛科予以症狀的緩解之外,邀請全家人一同參與治療絕對是件刻不容緩的。   建議家人可共同進行一番新的調整: 一、理解到家庭角色的重整: 因為患者的疾病,有可能無法扮演以往的角色,在這個過渡時期中,她可能會依賴家人,期待家人的陪伴,無法獨立完成任務,但是這些都會過去,只要家人多給予支持和鼓勵,多聽聽患者遇到的困難,整個家庭受到影響的時間才有辦法縮短。 二、給家人有分工和喘息的機會: 因為這是一場長期抗戰,所以不只患者的疼痛需求協助,家人的自我照顧更是重要,適度的休息、運動、維持原本的生活和人際關係,是讓我們可以跑完馬拉松的不二法門,讓所有家庭成員共同參與討論及照顧,甚至有時候也可以由其他親朋好友代勞,或以輪休制度來提昇照顧的品質。 三、協助患者適應新生活: 每個人都有可能照顧別人或被別人照顧,因此協助患者接受“被照顧”的角色是相當重要的,儘量減輕其罪惡感及自責,鼓勵患者具體陳述自己的需求或練習表達感謝,都是良好的溝通方法,不只降低家中緊張的氣氛,也提高患者接受協助的動機。 另一方面,可依其興趣及體能狀況尋找新的活動來代替受症狀影響的部份,例如參加靜態的老人大學課程或教會活動等,無須刻意強迫回歸原本的生活模式,轉而以漸進方式訂定復原計劃,而且讓患者也可以參與討論的過程,表達自己的想法和感覺。 “二十年後的我要比他開更好的車,二十年後我要比他更有錢….”電視的保險廣告裡重複播出這段對白。您是否想過二十年後要過什麼樣的生活?您希望誰在身邊?您可以提早作些什麼準備?如果可以儲備更多的資源及增加自我的彈性,相信“家有一老,真的能如有一寶”。 (本文轉載自聯合報健康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