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KU, 精神學科

NCKU, 精神學科
分類清單

吃東西這件事為什麼對我來說那麼困難?—談青少年的「飲食疾患」

吃東西這件事為什麼對我來說那麼困難?—談青少年的「飲食疾患」/ 陳宇平、陳信昭 / 轉載自成大醫院『康復通訊』93年7月第37期
「我是個國二男生,現在的我已分不清自己的進食時間及美味食物了,每次在家中只剩我一人時,我就無法控制、很衝動地在一個鐘頭內,把我喜歡與不喜歡的飲料、食物,全部塞進肚子,直到覺得非常飽為止,然後回想剛才的行為,又覺得非常後悔,就強迫自己把剛吃的東西全部嘔吐出來。現在的我至少每天都會做一次這種行為!」
~ 摘自網路「心靈園地」

「我是個高三女生,在我高二升高三那年開始,就有了厭食的傾向,剛開始發作是因為感情,到後來便一發不可收拾,幾乎不吃東西,可是我沒辦法控制!只要父母叫我吃東西,我就很生氣,會對他們發脾氣。我每天跑步兩小時,又在家搖呼啦圈半小時。別人都說我瘦得像是皮包骨,根本不像個人,但是我仍然覺得自己的大腿太胖了!」

吃喝飲食對多數人來說,似乎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可是對某些、特別是身處青少年階段的人而言,卻是揮之不去的噩夢與難題!這類有關吃食的困擾,醫學上稱之為「飲食疾患」(eating disorders),如已故的英國黛安娜王妃、日本的宮澤理惠與一些減肥過度的女星,皆被認為有飲食疾患的問題,不過或許是關注的焦點不同,數量日多的報導,卻無助於社會大眾對此疾病有更深入的瞭解,而資訊的不足也讓許多身陷在此困擾中的男男女女,失去了受援的機會。

到底什麼是「飲食疾患」?從醫學診斷來說,主要包括「心因性厭食症」與「心因性暴食症」。「心因性厭食症」指得是患者拒絕維持最低的正常體重,強烈害怕體重增加,且對自己的體重(weight)、體型(size)及體態(shape)持扭曲的看法,如即使別人都認為他太瘦了,自己卻還是覺得很胖,所以採取各種激烈的方式減輕體重;剛開始時只是剔除高熱量食物,但久而久之能吃得食物愈來愈少,而且常加入其他的減重方式如催吐、使用瀉藥與過度運動等,來讓體重繼續降低;如此持續一段時間後,身體常會出現許多合併症狀,如全身倦怠、暈倒、腸胃失能、性慾喪失與月經停止等,嚴重時還會因代謝失調而死亡。

「心因性暴食症」則是指患者頗為規律地出現暴食症狀,亦即會在一段時間內吃下大量的食物,且因為怕體重增加,而使用如上述等激烈的方式減輕體重。患者會覺得缺乏自我控制力,且對自我的評價與看法,是以體重及身材來決定的,因此非常害怕肥胖,但卻又有食物成癮的現象。與厭食症不同的是暴食症並非堅決拒絕進食,而是狂吃後又催吐、瀉,所以體重不見得會有大幅變動。

筆者在醫院精神科、專業機構與學校諮商的經驗中,看著一些青少年飲食疾患者因疾病關係,年紀輕輕就輟學、住院,並在歷經厭食、暴食循環之飲食型態後,健康深受危害或瘦弱不成人形,其中印象很深的是一位品學兼優的高中女生,從全校第一名的表現到被家人強制入院時,已經輟學半年多了,整個人只剩二十幾公斤,但雖然身體虛弱不已,但她說只要想到運動減肥,自己仍然可以狂跑操場50圈,跳到水裡連續游泳2小時而不上岸;住院期間對食物錙銖必較,在病房內整天運動,管控食物與身材已變成生命中唯一重要的事,雖然自己並不想如此,但就是無法停止追求瘦的渇望,長久下來,不僅心中時時充滿挫折、孤獨與自責,身體健康也大大受損。

也因為患者常無法靠自已的力量,跳脫想法與行為的桎梏,因此,若在疾病發展之初,身邊親近的同學、家人或老師,就能及早發現一些徵兆,協助飽受困擾的他/她至專業機構求援,仍有頗高恢復健康的機會。一般來說,飲食疾患共通且最常見的徵兆是,對自己的身材和體重過份地重視,並且將其作為評價自己的最重要標準;他們對肥胖有超乎常人地恐懼,有極強減輕體重的慾望,減肥成為生活中最重要的事之一,就算自己體重已經過輕,仍然會不時把「減肥」掛在口邊,而且開始發展一些特殊的飲食儀式,如完全剔除某類食物、把食物切小塊吃,甚至在吃飯時間總是技巧地避開他人,或告訴旁人自己己經吃飽了…等等,生活中也常伴隨著某些壓力與情緒困擾。如果您發現身邊的人有如此的狀況,可主動關心,告知其許多人都有這樣的問題,積極邀請並陪伴他去專業機構找人談談,及早的介入將可大幅降低此疾病的危害。

目前臨床上對飲食疾患的治療,藥物的主要作用在穩定期協助維持體重,所以在治療期間仍需借助各種形式的心理治療介入,如個別、團體心理治療或家族治療等。一般是在門診持續追蹤治療,若狀況已經嚴重到需要住院,常是因為出現嚴重營養失調的情形,在該種情況下,首重兩個立即性的階段目標:第一是營養重建,第二是恢復正常飲食型態;而長期的目標,則是重新學習與維持正確地飲食態度與行為,並針對內心困擾的癥結,進行深入地瞭解與介入。

除了不吝求助專業機構外,要克服飲食疾患的問題,最關鍵的步驟是必須設法讓每天食物的攝取,能夠開始「正常化」。在密集和長時間的節食後,身體和心理都會感受到食物被剝奪的痛苦,當飲食恢復正常化以後,飢餓感和飽足感便會開始正常化,同時其他因為食物被剝奪後所產生的身心作用,也將逐漸消失,更重要的是,暴飲暴食的頻率也會隨之大幅降低。

但在長期的控制飲食後,要如何讓飲食正常化呢?你可依循以下的步驟:
1. 每天開始定時攝取三餐:包括在起床的一個小時內吃早餐,第一餐結束後的 三到四個小時吃午餐,以及晚上剛開始的時候吃晚餐,慢慢地在三餐中間增加點心時間。必需要把這個飲食方式,當作吃藥一樣地認真執行,並且把它視為一天中最重要的事情,記得不要省略任何一餐,假如你省略了一天當中的幾餐,就等於是為你晚上大量進食的行為,製造了大好的機會。
2. 多攝取一些已經敢吃的食物,並逐漸引入一些過去不敢吃的食物:作法是將過去一些不敢碰的澱粉類或糖類飲食,如麵包、花生醬等,設法引進三餐的膳食中,並且慢慢調整到正常的份量;同時學習不要大量攝取某些特定種類的食物,多吃些不一樣的食物種類。
3. 讓自己在一個不具威脅性的環境下進食:如果剛開始對於和其他人一起吃東西感到不舒服,可以按照時間表自己進食,並可聽一些音樂試著放鬆自己,但要養成在餐桌進食的習慣,有飽足感時即離開餐桌;之後逐漸要讓自己適應在公開的場合中進食,除了在這些場合的食物營養較均衡外,也可抑制自己大量進食和清除行為的衝動。
4. 試著尋找一些在用餐結束後,可以使自己轉移注意的方法:吃完飯後不要讓自己坐在那邊一直去想食物在胃中的事實,試著站起來走一走、打個電話給朋友,或者準備一本日記本,記錄攝取的食物種類、進食的時間、是否大量進食、吐瀉和運動等,並且寫下個人的感受,你可藉此覺察自己的飲食型態,幫助自己可以理性地判斷自己的飲食狀況是否適當,也可從心情的逐漸穩定中,看到自己的進步。

青少年階段中,常在”瘦即是美”的偏差價值觀影響下,許多人就像你或你身邊的親友一樣,正與不良的飲食型態奮戰,但只要下定決心、堅持以上的作法,飲食的困擾終將遠離,若能再經由專業的治療及諮商輔導,認清自我的價值與生活態度,這段與飲食問題的糾纏共舞經驗,將成為你生命中的小插曲,而最後拓展的是你的生命厚度以及戰勝困難的生命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