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KU, 精神學科

NCKU, 精神學科
分類清單

聽見你無聲的呼喊 - 了解青少年自傷行為

聽見你無聲的呼喊 - 了解青少年自傷行為/曾美鳳、陳信昭(成大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2006.05.15

「我的情緒很容易激動、會想要打人,但是沒有人要跟我打架,所以就拿刀子割自己的手,這樣讓自己比較容易平靜下來。看到血流下來的時候,有一種被釋放的感覺,並不感覺到痛,反而很舒服。」(案例一)

「反正跟他們說什麼都沒有用,要打要罵都無所謂了,但是心裡還是覺得很委屈,當我回到房間,我也不知道,就是很激動、一直哭,拿了刀子就往手上劃。看著血一直滴,就很專注在看,什麼都不想。割完之後,也哭累了,就睡著了。這樣子好像讓我的情緒有一個出口,心比較不會那麼痛了。」(案例二)

「剛開始看同學拿美工刀在劃手,不會破皮,只會流一些血,但不會覺得痛,還蠻好玩的,傷口只是有一點癢而已。後來,情緒很糟的時候,又沒有其他辦法,就不由自主拿刀子劃下去,讓自己的腦子空白。我比較悶,情緒出不來,所以就傷害自己。」(案例三)



是什麼原因使得孩子會以自我傷害的方式,來解決或宣洩自己情緒?什麼樣的回應和協助方式,對他們是有幫助的?

在病態之外的反思── 一個聽見、看見求助訊號的開始

當一個人正處溺水的危機時,您會在一旁責罵他的游泳技術不好、沒做好暖身、不知判斷環境安危?還是先設法拉他上岸,進行救治?

面對許多青少年的問題行為(包含偏差行為、自傷、暴力等等),大多數人可能會以負面的態度回應,例如憤怒、厭惡、排斥等反應。然而,是他們立志想做壞人或是失敗的人嗎?他們想表達些什麼?在這些行為背後是否隱藏什麼訊息?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當我們談論青少年的自傷行為,並不是帶著病理或道德上的批判指責,將他們的行為污名化、病態化,也不是為了成為他們厭惡的、拒絕的對象,與他們撇清關係,而是希望能夠與他們親近,覺察他們的求助警訊,成為他們的求助對象與陪伴者。當然,如此的了解與接近,並不是合理化其自傷行為,一個人之所以會想要傷害自己,一定有他的困難和無助,更是需要他人的接納與協助。

何謂自我傷害?

廣義的自我傷害是包含自殺(suicide)與自我傷害(self-injury, self-mutilation)。自殺通常是指在有死亡動機或意圖下透過行動來結束生命。本文所指的自傷行為,是指當事人藉由一些行為,刻意的造成各種自己身體上的傷害與身體疼痛的行為,雖然有時候這樣的自傷行為也可能不慎導致死亡,但自傷者在行動之前並無死亡動機。在許多研究中發現,自傷行為特別容易發生在青少年身上,且有日漸增加的趨勢。由於有自傷行為的青少年,除了偶而因情緒困擾而自傷,平常看起來和一般人一樣,並不容易辨識。

常見直接的自傷方式約有下列幾種:咬傷自己、割傷手臂、用煙蒂燙傷身體皮膚、摳皮膚、干預傷口癒合、拔自己的毛髮、搥牆、以頭撞牆、吞食利器或異物,嚴重的可能發生割傷自己身體的某一器官等。其他間接傷害身體的方式,像是酗酒、藥物濫用等,指持續一段時間過後才會造成身體的內在傷害。

自傷者除了會反覆以上述方式傷害自己的身體,還可能有下列的行為特徵,也可以從本文開頭的案例窺見一二:

1. 在自傷行為前可能面臨急迫的情緒壓力,一種情緒崩潰,或是無法思考、難以控制的感覺
2. 一種無法表達,或甚至在意識層面也無法感受到的憤怒,主要是針對生命中的一個(或多個)強勢人物,通常是父母親
3. 身體上的痛苦伴隨著放鬆、滿足、愉悅或麻木感
4. 對於社會評論的恐懼,會極力隱藏傷疤以及其他自傷留下的證據

自傷的相關背景因素

自傷行為往往是由許多心理社會等因素交互影響所致。茲略分下列五個層面探討相關因素:

(一)個人因素

1. 情緒因素:缺乏適當的情緒表達方式和管道。自我傷害是青少年採取的適應行為,藉此表達自己的需求,從中感覺到自我控制,並發洩心中難以承受的強烈情緒與壓力。
2. 憂鬱:憂鬱與絕望感會影響青少年的問題解決能力,當解決能力出現障礙時,覺得自己無能、無價值,也不認為他人能提供任何協助來改變困境,較可能以自傷行為來處理問題。
3. 偏差行為:像是吸毒上癮、酗酒、暴力等行為,可能都是適應困難下的因應模式,希望透過偏差行為使其心聲獲得回應,如抗議、不滿與無助。自傷與偏差行為常常是共存的,然而一般社會大眾只看到偏差行為的部分而抱持負面的態度,忽略其行為背後的求助訊息。
4. 罹患慢性病:影響青少年自我形象與自我價值的認定,容易產生無助、無望感。

(二)家庭因素
1. 缺乏安全信任的依附關係:自傷者可能在成長過程中缺乏安全的依附關係,在情感上未能得到支持或溫暖,認為無法從他人身上得到協助。
2. 父母婚姻不和諧:父母可能因此無法顧及孩子需求,孩子覺得自己很孤獨、沒人喜愛、可被拋棄的,缺乏情緒支持。
3. 親子關係不良:缺乏親子良性溝通,較多負面批評與衝突,孩子覺得不被接納,在有困難的時候無法表達、求助。
4. 家庭中的受虐或目睹暴力等創傷經驗:孩子會以痛的感覺連結與愛有關的經驗,或是藉著自傷的痛苦逃離被虐的創傷經驗。
5. 家庭社經地位較低:家庭困境讓青少年深感壓力,以及無法改變現狀的無力感。若與學業低成就相連結,更容易感到絕望。

(三)學校因素

1. 課業壓力:學業成就與期望之間落差高,可能和父母師長的期待有關。
2. 同儕關係:青少年比較容易從同儕身上得到尊重與情緒上的支持,若在遭遇困難時缺乏同儕及時的情緒支持,較容易以自傷的方式來解決、調適。此外,若自傷是青少年所屬同儕的次文化,像是案例三,也可能因好奇或模仿而開始自傷行為。
3. 師生關係:低成就學生無法從教師或同學身上得到支持,為求自尊,反而會以偏差或退縮的方式來面對不友善的學習環境。

(四)其他:生活中的壓力事件

1. 情感因素:在感情受挫時,以極端的方式來宣洩當時的情緒,自傷成了一個因應策略,讓他們得以釋放感情的失落與無助。

2. 創傷事件:如車禍、喪親、受暴、受虐、被性侵害等事件發生。

(五)生理因素:有研究指出,腦中或腦脊髓液中血清素及其代謝產物濃度較低的人比較容易出現暴力性自傷行為。

自傷者在自傷後的感受

在本文一開頭的例子中,三個個案分別描述自傷的過程和感受,對自傷者來說似乎自傷有其好處。自傷行為後的感受可能包括:

1. 撫慰情緒
2. 減輕心理上的痛苦、獲得解脫感
3. 獲得自我控制感
4. 讓自己轉移注意,協助自己平靜下來
5. 獲得同儕間的認同
6. 在痛的感覺中尋找被愛的連結
7. 感覺自己的存在、還活著

通常青少年第一次自傷開始於強烈的憤怒、焦慮或恐慌等情緒反應,當許多宣洩方式都無效的時候,他們開始用力搥打牆壁、以頭撞牆、甚至是以利器傷害自己。在無意間發現這類方式能減除或轉移精神上的痛苦狀態之後,未來很可能會再度選擇以這類方式幫助自己。當悲傷或心煩的時候,覺得自己不值得別人安慰,寧可選擇自己掌控體驗傷痛的過程,在無形中被這種自傷後的解脫感深深吸引,進而產生習慣性的自傷行為。

當他們割傷或傷害自己時,通常會處在一種恍惚的狀態,所追尋的是痛苦與流血,一點也不在乎外觀的改變。他們並非計畫性的傷害自己,反而是一種強迫性的衝動,藉由體驗身體上的痛,來撫平心理上更痛苦的心理狀態。為了不被無法言喻的情緒所控制,因而化被動為主動,以自傷的行為來取得自我控制感。透過控制自己身體疼痛的方式,「專心」在自我傷害這一件事情上,暫時逃離心理上痛苦的感受或記憶。

然而,青少年並不希望家人得知自己的自傷行為,主要是怕家人擔心或傷家人的心,或因此受到更多限制,也就如此重複著壓抑與自我傷害。渴望家人的注意,卻又害怕得不到接納與關心,成為自傷者心理上的痛苦與矛盾。

重要他人可能的反應與心理建設

當重要他人發現孩子有自傷行為時,可能產生震驚、憤怒、難以接受的反應,感覺到孩子辜負家人師長的關愛、教養,令人難堪愧疚;或是產生如自責、內疚、心疼的感受,像是無法照顧好自己孩子、未能提供良好的成長環境、未及時覺察孩子的困擾等等,而引發高度的焦慮、恐慌與擔憂。許多研究指出,自傷青少年的家庭很可能同時也處在無力或緊張焦灼的狀態中,因此父母家人本身也是需要關切的一群。

在開始面對、協助自傷青少年孩子之前,家人須了解自己有上述反應是正常現象,此刻接納自己的情緒反應與無助,有助於冷靜回復理性,以進行接下來的處理。此外,若將孩子的自傷視為重整家庭與親子關係的轉機,賦予孩子自傷行為的正面功能,會是一個強大的協助力量。當然,接納孩子的自傷行為與反應,讓孩子感覺到信任與安全,為孩子開啟一個求助的管道,是重要的開始。

向專業人員諮詢,評估孩子自傷行為的危機程度與身心狀態,討論合宜的協助方式或治療,不論是針對家庭或孩子本身,都可能是有幫助的。

協助的原則與建議

自傷青少年主要在人際互動、情緒表達與控制上出現困擾,需要一段被信任、被尊重、被關懷鼓勵的過程,重新學習情緒表達、與人建立信任的關係和互動技巧,才能學會重新接納自己、重建自我。以下幾點是在介入時可能需要留意的原則,作為自傷青少年師長或治療者的參考:

1. 澄清自己對青少年自傷行為的了解與態度,避免表現出震驚訝異或類似嫌惡自傷行為等反應,讓自傷者沒有足夠的安全與信任,覺得你沒有辦法了解或協助他。
2. 讓自傷者了解到自傷行為只是他們的一部分,並不是全部。尊重他是一個「人」,而不是一個「會傷害自己的人」。
3. 保有高度的自覺,避免重複自傷者舊有人際模式。某些自傷者缺乏正向人際經驗,認為沒有人能協助他,或是自己不值得他人關心,因此會不斷的考驗治療關係及治療者協助的決心。治療者必須表現對他持續、一致的關心支持與信心,方能建立自傷者對人的信賴與健康的人際關係。
4. 了解家庭可能是壓力源也可以是支持的力量。不排除與家長接觸、合作,提供情緒上的支持和可行的調整方案,整合家庭系統的資源。
5. 持續評估自傷危險性與自傷行為的進展,包括傷口檢視,必要時與相關醫療人員合作。在每次檢視的過程中,讓自傷者感受到自己是被關心、重視的。
6. 協助自傷者建立新的抒發情緒困擾的因應模式,強化其成功經驗,增加其正向自我控制感與自我肯定。
7. 對於某些自傷者,在自傷行為消失一段時間後會再度出現,甚至惡化,可能會讓家人或治療者挫折或恐慌。但這並不表示治療失敗,自傷者害怕治療者對他失望,也容易對自己失望,治療者除了解可能的復發因素,仍須持續關懷,表達對自傷者的信心。

了解,是一個開始,自傷行為是可以停止的,而身心的傷口終將會復原!

轉載自成大醫院『康復通訊』94年5月第4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