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KU, 精神學科

NCKU, 精神學科
分類清單

驟失所愛的傷痛……陪伴自殺喪親者的悲傷

驟失所愛的傷痛……陪伴自殺喪親者的悲傷 /社工師 鄭淑惠(轉載自成大醫院『康復通訊』93年11月第38期)

92年的6月22日聯合報報導「知名作家黃春明的兒子黃國峻(32歲)在家上吊自殺,成為文壇憾事……..」,6月23日記者表示「…才遭喪子之慟的黃春明強忍悲痛,發生次日仍前往已允諾的總統府演講,黃春明一開始即感慨地說『自己心情很複雜,腦筋好像電腦中毒一樣,一下子就空白了………』」

其實稍早之前,在6月10日各大報才報導衛生署公佈91年十大死因,其中自殺死亡人數大幅增加,平均約每三個小時就有一人自殺,91年共有三千零五十三人自殺。再根據美國的研究統計,每個自殺身亡的人,周圍約有7-10個親密的親友會受到很大的影響。依據這樣的推算,也就是91年台灣至少新增加三萬多名的自殺喪親者………..

自殺,絕對是意料之外,而事件發生後喪親的家庭有時還得面對輿論、甚至媒體的公開討論,以致情緒的反應更加複雜。悲傷研究專家Bright(1996)就表示不預期的悲傷(unanticipated grief),指的是突然死亡,沒有準備的失落,自殺就是其中一種,這種突然的死亡,常留給生者很多未完成的事務,或心理上難以平撫的創傷。另外研究學者Sanders更提出這種沒有預期的喪親狀況,喪親者長時間的哀慟,且恢復期也相對延長,有些甚至在喪親後四年,都未能恢復。

失去親人對每個人都是很獨特的經驗過程,再加上不同死亡因素、或與逝者原本的關係程度、原本依賴價值信念的解體、失去生存的意義等,使得每個喪親者所呈現的悲傷反應有所差別。研究悲傷反應的Worden就提出情感、生理、認知及行為四大向度來描述喪親者的悲傷表現,這邊將悲傷反應整理出來是希望我們能多體會喪親的必然反應,陪伴給予合適的傷痛宣洩及整理空間:

1、情感反應:會有悲傷、憤怒、愧疚感與自責、焦慮、孤獨、無助感、否認、苦思、麻木等等;複雜多樣的情緒樣貌。
2、生理反應:(1)親人亡故當時的生理反應:胃部空虛、胸部緊繃、喉嚨發緊、對聲音敏惑、呼吸急促有窒息感、肌肉軟弱無力、癱瘓、暈眩、缺乏能量、口乾、四肢僵硬、發抖發冷等症狀。
(2)後續適應過程中的生理反應:睡眠障礙、失去能量、身心症狀、食慾不佳。
3、認知反應:悲傷經驗會呈現出不同的思考模式,早期階段的一些想法,過一陣子會消失.但有些想法則可能持續下去,並引發憂鬱和焦慮。有關認知想法的呈現可能有不相信、困惑、耽溺、罪惡感、認知解組等。
4、行為反應:行為反應從哭泣、食慾不振、失眠,到心不在焉,社會退縮行為、舊地重遊及隨身攜帶遺物等在失落之後發生。

這些悲傷反應中讓喪親者最難放下的常是強烈罪惡感與愧疚,自責當初沒有警覺性、錯過協助重要時機、沒有盡到保護的責任,將種種自殺發生的責任全一肩扛起,而這樣的愧疚感更隨著再也沒有機會了解真正明確的死亡理由,使喪親者覺得被逝者狠狠的拒絕、被遺棄,使喪親者常常陷入一種憤怒又無助、無法控制一切的無力狀態。再加上現今的社會仍對自殺諸多負面與道德評價,更使得自殺喪親者常需背負自殺「污名」的原罪,面對外界負面評論,喪親者難以開口與人討論,悲傷無法向人傾訴,知道的人也因自殺的敏感性也不知如何開口安慰,擔心安慰反而碰觸喪親者的傷口,因此身邊的人也就選擇知而不說;失去親人之痛只好孤獨地承受失落壓力與身心負荷,也不願尋求協助。「自殺」,往往就讓家族將它掩藏成為秘密,與無法公開表示的哀痛。

從社會的壓抑與烙印、人際間的避談、強烈的罪惡與說不出的憤怒,在彼此緘默之後,還有多少空間、與多少臂膀讓自殺的喪親者可以安穩的暢哭。
悲傷未曾說出,就成為最沉重的擔子。
殺喪親者的心理難處,是需要被關照陪伴,是需要有人好好傾聽,需要有機會說出的。因此在我們協助自殺喪親者的傷痛,首先不要壓抑她的悲傷,陪著她讓她好好的情緒宣洩,有機會讓他們說出失落之痛,不急著給建議,更不要道德勸說,他們需要表達的權利,「敘說」是有助於自殺喪親者的情緒宣洩及重新詮釋的方法,透過說出,才有機會開始找尋「有力量」的面對失落,重新找到自己與逝者之間新的連結與意義,始能轉化對死亡的新意義與詮釋,給予喪親者有勇氣繼續生存與發現生命的出口。
作家吳淡如談到弟弟的走後,說:「逝者已矣,我們不必成為終極受害者。」
目前全球自殺防治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Prevention of Suicide )已加強對自殺喪親者的關懷工作,因為在整個自殺的環節中,自殺喪親者常常被忽略,如果能以適當的態度與做法,重視自殺喪親者所遭受的創傷,可以有效的協助創傷與復原,希望繼美國和加拿大積極推動喪親團體計劃,期待台灣社會與政府也能對自殺喪親者議題的正視,能對自殺喪親者有更多相關的心理衛生的協助。

* * * * * * * * * *
黃春明在兒子自殺後一年寫了這首詩,
「國峻, 我知道你不回來吃晚飯,
我就先吃了,
媽媽總是說等一下,
等久了,她就不吃了,
那包米吃了好久了,還是那麼多,
還多了一些象鼻蟲。
媽媽知道你不回來吃飯,她就不想燒飯了,
她和大同電鍋也都忘了,到底多少米要加多少水?
我到今天才知道,媽媽生下來就是為你燒飯的,
現在你不回來吃飯,媽媽什麼事都沒了,
媽媽什麼事都不想做,連吃飯也不想。
國峻,一年了,你都沒有回來吃飯
我在家炒過幾次米粉請你的好友
來了一些你的好友,但是袁哲生(備註一)跟你一樣,
他也不回家吃飯了
我們知道你不回來吃飯;
就沒有等你,
也故意不談你,
可是你的位子永遠在那裡。」

(備註一):袁哲生,任「男人幫」雜誌總編輯;民國五十五年生,曾獲17、22屆時報文學短篇小說首獎,聯合報短篇小說評審獎,中央日報小說獎。著有短篇小說集《靜止在樹上的羊》、《寂寞的遊戲》;2004年4月自殺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