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KU, 精神學科

NCKU, 精神學科
分類清單

如何使用醫療資源來幫助憂鬱症的家人

如何使用醫療資源來幫助憂鬱症的家人 /鄭淑惠(轉載自張老師出版社,全方位憂鬱症防治手冊)2007.03.27

怡芬與仕新常讓人看不出已經結婚十年,兩人在一起總有說不完的話。然而近一個多月來,怡芬總是面露愁容、不太說話或連連嘆氣。仕新問她發生什麼事,她總搖頭不語。他猜想會不會是怡芬最近剛升為經理,壓力過大,不忍心妻子日漸沮喪,脫口要她把工作辭了,怡芬竟然沒有任何意見,與過去那個充滿主見、好勝心極強的樣子截然不同。辭掉工作後,仕新擔心她不適應家庭主婦的生活,一有空便帶她旅行、找朋友陪她,希望她能開心些,但怡芬依然愁眉不展。某個晚上她竟然吞了半瓶安眠藥,仕新驚訝之餘,迅速將怡芬送醫急診,這時才知道怡芬竟然罹患憂鬱症,難怪不論他怎麼做都沒效果。每思至此,仕新對於自己警覺性太差,未及早帶妻子就醫而愧疚、自責……。

「憂鬱症為何不像出水痘,一眼就看得出來?家人實在很難分辨他是『因憂鬱症而心情不好』,還是『適應上的心情不好』,不敢驟下評論,想幫忙又不知從何著手。」就曾有家屬這般形容,每個人都會鬱卒煩悶,單從表情真的分辨不出來。

雖然有些家人可能已意識到患者有憂鬱傾向,但是大多數憂鬱症患者或家屬很難接受罹病的事實,往往尋遍各種方法之後才考慮到醫院看診。臨床證實,盡早治療可縮短治療憂鬱症的時間、緩和病情並降低憂鬱症復發的風險。同時,若病人及家屬越了解疾病並配合治療計畫,則可增進復原的機會。如果您正考慮陪伴家人就醫,但對於到醫院看診仍感猶豫或不確定,以下藉由臨床及一些憂鬱症家屬的經驗分享,整理就醫時常見的問題與建議做法,希望有助於讀者善用醫療資源,也幫助憂鬱症患者有效地面對疾病。

問:他抱怨的都是身體病痛,例如睡不著、頭痛、沒胃口、胸悶,真的可能是憂鬱症嗎?還是其他疾病?
憂鬱症不只是想法悲觀、心情鬱卒,因為腦部功能失調,使得全身許多生理系統跟著出問題。除了情緒困擾之外,常會合併其他的身體症狀。

以身體症狀來表達情緒低落或鬱卒是很常見的現象,華人地區的民眾比較少以情緒字眼直接描述內心感受,而常以頭痛、失眠、胸悶、體重減輕、食慾不振及全身倦怠等身體症狀來呈現自己的憂鬱。

我們也毋需反應過度,一看到他人胸悶、食慾變差就很快斷定是憂鬱症。現今生活的壓力遠遠大於過去,每個人因外來事件或主觀心境,總有生活不順遂、心煩意亂的時候,不見得一定是憂鬱症。有時只是短期的壓力反應,數天後大多能自行調適,也許聆聽其訴說發洩、找到解決方法或度個假就好了!然而,憂鬱症患者持續沮喪的時間與其承受的壓力程度不成比例(例如:學校考試不理想、心情不好幾天就過去了,但他卻吃不下、睡不著達兩至三週),一般減壓方法無法大幅改善他的情緒,需要接受進一步醫療。

問:如果他的心情鬱卒、憂悶持續了兩週以上,不見好轉,有簡單的自行評量可先檢視是否有憂鬱症傾向嗎?
偵測憂鬱症的困難就在於從外觀上不易看出,有些家人對疑似憂鬱症的反應毫無感覺,有些人則反應過度,建議先以下列指標簡單評估是否有憂鬱症傾向:

憂鬱症簡易評量項目:
* 心情憂鬱。
* 每天都覺得疲倦、虛弱無力、沒有精神、失去活力。
* 反覆想到死亡,有自殺念頭或企圖自殺。
* 充滿罪惡感,覺得自己無用、沒有價值,對未來失去期待。
* 對日常活動、嗜好或交友都失去興趣。
* 經常嗜睡或失眠。
* 暴飲暴食或沒有食慾,一個月內體重改變的幅度超過五%。
* 行為變得躁動不安或遲滯。
* 注意力不集中、記憶力減退、判斷力變差、無法做決定。

如果上述症狀出現五項(或五項以上),而且至少持續兩週,就可能有憂鬱症傾向,建議協助其尋求精神科專科醫師的評估,以確定診斷。

再次強調,評量表只是一種提供事前預估及自行篩選的簡易工具,罹患憂鬱症與否需由醫師診斷確定,不要單憑量表結果逕行認定是否罹患憂鬱症。

若經過初步評估,他的憂鬱症傾向偏高,接下來家人可能會面臨三種情況:
情況一:病人本身願意就醫,家人便盡速幫他掛號並陪同看診。
情況二:病人拒絕就醫,就得花些時間和他商量。
情況三:病人或其他家人猶豫不決,甚至不願到醫院就醫。

心情憂鬱的人看待未來,覺得灰色晦暗,不想改變現狀,更不可能承認自己生病,尤其在傳統觀念中,只有精神或行為異常的人才會至精神科就診,因此剛開始,十之八九的憂鬱症患者會拒絕看診。據統計,台灣有七○%疑似憂鬱症的患者不願就醫,而其家人也常將憂鬱症解釋成患者個性的軟弱或壓力調適不良所致,是真的很難相信憂鬱情緒竟也會是一種疾病,還嚴重到必須服藥、前往令人畏懼的精神科就診!

問:若考慮找醫師討論,除了精神科外,其他科別的醫師是否也可治療憂鬱症?
部分的家庭醫學科、一般內科及神經科醫師也會開立憂鬱症處方,不過主要是針對藥物治療。但是治療憂鬱症除了藥物,其他如社會心理治療與衛生教育都很重要,必須同時進行。精神科可針對這些資源,提供較完整的治療。

問:他不認為自己罹患憂鬱症,根本拒絕看醫師,家人要如何協助他就醫?
要怎樣才能說服憂鬱症患者就醫?答案因人而異,在此提供一些原則做為參考:
1、傾聽與同理:先耐心地聽他埋怨、訴苦,不要急著給予建議,此時他已被憂鬱情緒淹沒,再好的建議一時間也聽不進去。同理他的沮喪與擔心,表示家人會接納其目前仍猶豫不決的心態,並告知你會支持他、和他共同面對問題(猶豫不決是憂鬱症患者常見的情況,請家人耐心對待)。
2、協助察覺:當他願意與你一起討論憂鬱的難題,再進一步協助他察覺目前的情緒,和他談談你看到他在情緒表現、認知能力、外表打理、行為舉止及體能健康各方面與過去明顯出現落差的部分?你擔心的理由?以具體的例子說明你看到他與憂鬱症相關的表現。不要無中生有地認定他心情低落,以具體實例來佐證說服,這樣才會加他的自我察覺,他才會意識到問題的存在,再來強化他的求醫動機。最常見且比較容易觀察到的憂鬱症表現就是身體不適的部份,例如:食慾不振、體重下降、月經不規則(女性)、性功能減退、失眠、脾氣不佳、注意力不集中、表情愁苦等等。
3、趁他抱怨身體症狀時,告知接受治療的需要性:「治療身體不適」是比較容易被接受的治療理由,當他抱怨或同意自己的身體不舒服時,藉這機會提議到醫院做個檢查評估,因為身體病痛去醫院檢查治療是很平常的,他比較不會有戒心或在意,這樣就有機會帶他至醫院了。
4、就醫過程的重要協助者:在協助就醫的過程中,家人占有很大的影響力。因此在勸說之前,家人要先整理自己對就醫的想法與態度,能否包容、理解病人現在的猶豫與拒絕態度?這樣才能恰到好處地拿捏自己的用語,否則很可能不慎發洩多日來的怨氣而口出重話,破壞了好不容易營造的就醫契機。請記得,家人是扮演鼓勵病患就醫的重要角色,而不是去責難患者!
5、家人的支持態度:憂鬱讓人欲振乏力、對世界失去盼望,想找人依靠卻又欲拒還迎,後來選擇矛盾地把自己隱藏起來,這時患者最需要有人相陪,以溫和而非辯論的語氣和他談談,比如說:「我看得出來你很難過,你我都希望能一步步走出來,讓我們一起想想可以做些什麼?或是透過哪些人的幫忙可以讓你覺得好過些?」當患者感受到被支持和關心,就會願意與人一起面對自身的憂鬱難處。
6、家人要先閱讀憂鬱症資料:如果你想向病人說明究竟什麼是憂鬱症,說法最好有事實或理論依據,內容例如:「根據目前的研究顯示憂鬱症與大腦失調有關」,透過有憑有據的內容較能說服一個目前對外界完全否定的人,否則他鐵定直言你在自說自話,馬上就拒絕和你對話了。因此家人最好先閱讀有關憂鬱症的相關功課。
想要說服就醫,先不要冠上「病人」這個名詞,避免立即貼上「精神病」的標籤,畢竟還沒有就醫或確定診斷,不宜語出威脅:「你再這樣,就送你去住院!」甚至批評他說:「都是你!整個家庭氣氛全被你搞砸了!」這類指責性的用語反而讓他覺得自己糟糕、且認定自己生病是種罪惡,拖累家人,讓他想要放棄自己,甚至萌生輕生念頭。由於有些憂鬱的人會不願說出自己脆弱的真實情緒,拒絕所有的關心與協助、或是帶著很深的罪惡感,因此在說服、協調過程中,家人的態度要開放接納,不要強勢要求,不然只會讓憂鬱又沒有能量的人關起心門、拒絕對話。

問:就診前,家人需要準備什麼資料,以利醫師評估及診斷?
醫師主要是透過臨床診斷,來評估求診者是否罹患憂鬱症。憂鬱症沒有明顯的外傷或身體病痛,目前研究上是認為因腦部功能失調,但是尚未有成熟儀器可運用於常規檢查,因此除了醫師的常規病理學、一般身體檢查外,患者本人與家屬提供的資料更為重要。越能清楚患者過去與現在的精神狀況、疾病史及重大生活事件的資料,越可協助醫師確定診斷。

憂鬱症患者或家屬可先整理下列「疾病史」的資料,看診時提供醫師作為參考:
1、他有沒有生理方面的疾病?例如高血壓、糖尿病、癌症、氣喘、心臟疾病、甲狀腺或神經系統方面的問題?過去曾經罹患過哪些疾病?曾接受過哪些治療?使用過哪些藥物?若使用藥物,記住不要只留下藥丸,也要留下藥袋,因為大部分的藥名都會寫在藥袋或收據上,而非寫在藥丸上。
2、何時開始有情緒低落及身體不適的症狀?
3、他之前有沒有出現過憂鬱症、躁症?何時發作?為期多久?有沒有治療?如何治療?
4、他目前或過去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嗎?何時發生?為期多久?如何治療?
5、他有無吸毒?何時開始?吸毒多久?份量多少?
6、他是否長期用藥?用什麼藥?目前使用何種藥物?劑量多少?須告訴醫師「藥名」,因為藥品有數萬種,藥粒的外觀都很相似,若不清楚藥名,單從外觀判斷很容易出差錯。藥名可從領藥時藥袋上的貼示得知,建議服用期間仍留下藥袋。若是至診所就醫,請記得留下收據,因為大部分的藥名都寫在收據上。再次提醒,這些資料在下次醫師開立藥物處方時是重要的參考依據。
7、家族中有人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嗎?親人曾經罹患憂鬱症嗎?是否有親友曾經自殺或企圖自殺?
8、他最近的生活有沒有明顯的壓力?或較大的改變?或發生重大事件?
9、目前他的生活功能是否有變化?例如工作、上課或做家事的能力或表現是否走樣了?
這些問題可能涉及隱私且難以回答,但是請盡量誠實作答。如果能提供越多相關資料,就越能幫助醫師正確診斷及規劃合適的治療方式。

就診前,為何需要做好準備?因為憂鬱症患者會扭曲思考或無法詳述個人狀況,且體力耗弱、力不從心,經常表達簡略或描述不清,甚至故意隱而不表,使醫師無法全盤了解。此外,台灣醫療院所的問診時間不足,家人的補充說明格外重要。建議在就醫初期,親友盡可能陪伴看診,一方面提供訊息、協助診斷,另一方面可了解疾病病因、日後的治療計畫,並與醫療團隊進行討論。
願見家人僅僅一時的心煩憂悶,但若是真有憂鬱症疾病煩身時,確實要說服他前來就醫,真的不容易,然而躊躇不前,更讓人不知所措,希望上述所整理的建議,對於有憂鬱困擾的家庭有所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