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KU, 精神學科

NCKU, 精神學科
分類清單

阿盛伯的賀年電話

阿盛伯的賀年電話/台南市衛生局訪視志工阿良大哥2007.03.27

去年年終歲末時,突然接獲心衛中心正昇兄通知:阿盛伯來電請我回電。阿盛伯是我擔任台南市社區心理衛生中心防治自殺關懷志工其中之一位個案,當下以為有什麼事情發生,立即回電,沒想到接到的居然是阿盛伯新年的恭賀,而這是我擔任志工三年以來,首次接收到個案主動來電最溫暖的問候,內心有股莫名的感動。

會成為心衛中心的關懷志工,並非是三年前提前退休時之生涯規劃,是咱家太座怕我退休後成為英英美代子,半強迫式的邀約一齊參加心衛中心防治自殺關懷志工培訓,一路走來接觸的個案不少,自己人生閱歷成長許多,當然其間也碰到不少挫折,甚至因無法抽離個案情境而情緒低落,因而曾多次萌生退出志工行列之念頭,仍會繼續投入志工行列中,與阿盛伯個案的互動、啟示,助力不少。

阿盛伯目前獨居未與兒女同住,太太已過世十幾年,育有三男一女,子女皆有正當職業且已成家,會不定時回家探視,三餐固定由長媳婦按時送到,是父賢子孝的幸福家庭,問為什麽不與兒女同住好照應,得到的總是老人家沒和兒女同住制式的標準答案:白天工作的工作、上學的上學,大樓公寓鄰居間互動不多,仍是獨留老人一人顧家,且生活環境不如自己老家來得熟悉、左鄰右舍又是相識幾十年的老鄰居、親友(阿盛伯與兄弟們同住在祖先留下的古厝)聊天有伴…。

阿盛伯自述:年輕時家貧,太太卻願意下嫁,夫婦倆從販售小孩零嘴食品開始,後來轉到市場賣青果蔬菜進而擴大為中盤商,如此胼手胝足從無到有,阿盛伯感念太太對養育兒女、生意、家庭的付出,就在家庭經濟條件改善許多、兒女皆盡孝可享福之際,但太太卻因病而離開人世,對他是一大打擊。家產從無到有,自會特別珍惜,購地置產因賣主生前口頭承諾,賣主親人不認賬衍生官司糾紛,道路擴寬中心椿偏移,寫陳情書檢舉、怒告政府官員、與地方民代發生口角被毆等不如意事件,兒女皆以息事寧人態度規勸老父,無法得到認同加上身體多病,就這樣想一走了之,到天國陪伴老妻。

有一天吃完媳婦送來的晚餐後,到公媽廳點香上告祖先、妻子,不久就會去和他們作伴,卻讓姪媳(大哥的兒媳)無意間聽到了,姪媳開始並不在意,看完八點檔連續劇後,突然感覺不對勁,電告阿盛伯女兒其父的怪行徑。女兒趕到打開門時,撲鼻而來的臭農藥味,就知大事不妙,不幸中之大幸,因發現送醫得早,總算保住性命。

心衛中心接獲通報後派案,志工兩人一組就電話或家庭訪問關懷個案。與阿盛伯第一次電訪取得同意後,約定時間前往家訪,要與個案面對面交談,最是忐忑不安,擔心會談技巧的不成熟、怕說了不該說的言詞、怕這個怕那個,總之,就是不自在。與阿盛伯見面後不自在的感覺,卻很快就沒了,發現阿盛伯是一位自有定見(非固執)、需要別人傾聽他說故事的長者,為了佐證其言之有物,將陳年往事的信函、照片,一一拿出,彷彿是相識多年的親友,是接觸所有個案中最沒有距離的一位,甚至會主動打電話到心衛中心(為顧及隱私規定志工私人電話不宜給個案)找志工告知要出遠門訪友,回來後會報平安與志工互動的個案。

如此關懷一段時間經督導評估後,阿盛伯的關懷案就結案了,接獲賀年電話時真是感動莫名,投入志工行列以來,關懷個案時最常碰到是被拒絕、不接受電訪、家訪,甚至被當詐騙歹徒,說真的挫折感還蠻重的,但因阿盛伯及少數的個案願意接受志工的關懷,是我繼續投入志工盡心關懷個案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