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KU, 精神學科

NCKU, 精神學科
分類清單

別獨自承受家暴 求援才能真解脫

別獨自承受家暴 求援才能真解脫 文╱成大醫院精神部社工師施彥卿 (轉載自94.3.24自由時報健康醫療版)

 莉莉(化名)的先生建明(化名)自五年前失業,就常喝酒解愁,幾杯黃湯下肚,莉莉便會遭受莫名的粗暴對待。只要建明出門未歸,她總像驚弓之鳥,無法入眠,半夜被趕出家門是常有的事,無處可去的她,無助又惶恐。有一回建明發狂似地抓著她的頭撞牆,莉莉逃到診所縫了三十多針,卻發現居然不覺得疼痛,像行屍走肉似地在街上遊蕩,心中想的卻是家裡的孩子,半夜會不會踢被子著涼。

 她開始對人生充滿懷疑,毫無自信,否定自己對這個婚姻的努力,一定是自己做得不對、做得不好,才會換來這樣的結果。當初不顧家人的反對結婚,讓現在的她沒有任何回娘家訴苦的理由,總是一個人孤單的承受。但只要清醒後的建明向自己認錯,他後悔落寞的眼神總是讓自己無法拒絕,又陷入另一個痛苦的深淵。

 像莉莉這樣的個案在門診中,層出不窮,絕對遠遠超過官方統計數字。長期處在暴力及被控制的陰影下,失去對自己和環境的信心,不再反擊和企圖改變,又擔心沒有經濟能力,在意別人的看法,放心不下孩子,無法馬上選擇離開這個環境。在這個過程中,恐懼、焦慮、憂鬱和矛盾絕對可以理解,甚至出現自我傷害的念頭,此時適當的專業介入是相當必要且急迫的。

 痛苦的經驗要說出來,的確需要一番勇氣,但也是重新整理和澄清的機會,可配合個別及團體治療的方式,加強面對問題的信心,練習更理性和正向的思考方式,尋求可以改變現況的具體方法,而不只是一味無奈地面對。如果在對方也有意願,也可以安排夫妻和家庭成員的聯合會談,找到過去衝突的原因,練習較有效的溝通模式。

 在承受重大創傷事件後,許多人因而出現多重身心狀況,嚴重影響生活品質,例如頭痛、失眠、長期疲倦、腸胃不適、心悸、內分泌失調、憂鬱情緒等,治療師會透過肌肉放鬆練習、生理回饋或冥想、音樂治療等方式,引導經驗到身體放鬆的感覺,嘗試學習控制身體,且進一步讓情緒得到緩解。

 而求助的過程也在擴展人際關係,建立自己的支持網路,在治療者的帶領下,這些在過去面臨的痛苦經驗、不同的因應方式,可帶給成員更大的力量,和繼續努力下去的勇氣。

 改變的過程可能是辛苦的。即使施暴的原因,可能是生活壓力、病態的成長環境、不良嗜好或精神疾病等,這些都不是靠個人的容忍和原諒足以改變,需要當事人充分的動機,及更多專業的介入。當事人是否可以敞開心門,不再設限,發出求助訊號,是相當重要的關鍵。

 相信每個人都有自我療癒的潛能,只是需要更多時間和社會的支持,也期許相關工作者能發揮道德勇氣,將傷害減到最低,避免更多悲劇的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