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KU, 精神學科

NCKU, 精神學科
分類清單

團體治療 支持滿滿

團體治療 支持滿滿 文/成大醫院精神部社工師施彥卿(轉載自九十五年六月九日自由時候健康醫療版)
期待和家屬聚會的日子,每一次聆聽成員的訴說,內心就面臨一次新的衝擊。要整理和面對過去的經驗,需要多麼大的勇氣,也就是這股力量,讓大家拾起重新出發的力量。

如果不說,沒有人會相信秀文(化名)正面對多大的壓力,雖然身為單親媽媽,但別人眼中的她,總是充滿熱情活力,在職場上表現可圈可點,沒有無法解決的問題;可是回到家後,望著女兒陰霾籠罩的眼神,和那瘦弱飄渺的背影,她才真正看到自己脆弱無助的一面,她覺得自己好孤單,對於未來沒有絲毫希望。

在學校老師的轉介下,女兒確定診斷為憂鬱症,並開始接受精神科醫師的治療,督促她回診及服藥之外,和女兒的相處,成為秀文沉重的課題。她總是戰戰兢兢、小心翼翼,深怕自己說錯話,努力壓抑著自己的情緒,更別說和周圍的朋友分享了。

偶然加入家屬團體後,秀文在旁觀察了好一陣子,聽到成員談著自己的家庭、自己的故事,才知道有這麼多人和她有相同的感受,原來在照顧家人的日子裡,自己的挫折、生氣、難過,甚至相同的憂鬱,都曾出現在大家的身上。

沒想到第一次試著開口,眼淚就莫名決堤,秀文嚐試形容,過去一段時間中,照顧孩子的經驗,重新整理的過程,她才察覺自己的身體心理早已承受偌大的煎熬。她說,哭得好累,可是說出來輕鬆多了!尤其在成員的支持下,她開始練習面對自己真實的感覺,因為她想要好好練習將自己照顧好,時機到了,女兒自然會看到媽媽的努力。

團體是有神奇魔力的,時常不是帶領者說了什麼?做了什麼?但改變卻確確實實在我們眼前發生了!不論是否分享,相信每個人都有了新的想法,成員的勇敢和潛力,是我們繼續下去的動力。

腦海突然浮現多年前一個景象,一名始終理性堅強的父親突然哭了,對團體即將結束有著強烈的失落,除了有些措手不及之外,我才發現團體扮演如此重要的角色,暫時離開家庭對大家是難得的放鬆機會,而這種包容和接納也是彼此支持的來源。在照顧所愛的家人之餘,撥些時間給自己,加油、打氣,然後,再出發!